好天龙sf发布网-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天龙八部SF-天龙私服

好天龙sf发布网

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

  • 博客访问: 7785029156
  • 博文数量: 96331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01-23
  • 认证徽章:
个人简介

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2275)

文章存档

2015年(27590)

2014年(86729)

2013年(85788)

2012年(21034)

订阅

分类: 古汉台

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第二天早晨唐宁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他打开一看居然是昨天在洪成家见到的小丫鬟,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小丫鬟向他问道:“李老爷,我家夫人让我可曾查探到什么情况?”但随即另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是洪成这家伙到底是在哪里弄到的录音机这种大杀器呢?按说怎么看他都不像是穿越过来的啊,而且一个穿越者也没必要靠口技赚这点小钱啊,那能赚大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可如果他不是穿越者,那这录音机又是从哪来的呢?,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在唐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唐宁一听知道这是洪成回来了、张兰在给自己发暗号,于是提着录音机想逃跑,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将录音机放回了原位,却将录音机旁边小袋子里标有“南孚聚能”的电池全都抄走了,还顺手将书架的墨块掰成电池大小塞了回去,这才施施然的逃了出去!现在有了录音机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想来洪成这家伙是在每次表演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借着敲响枕木的声音来遮挡录音机的按键声,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唐宁还特意放了一遍录音机的磁带,果不其然里面存的是洪成经常表演的那段失火段子!。

阅读(75665) | 评论(16027) | 转发(32992) |

上一篇:天龙sf吧

下一篇:新开天龙八部sf发布网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罗宇2020-01-23

廖莉看着方萌这一副愧疚的样子,丁总的胆子更大了,直接一把抓住方萌的小手揉搓道:“小萌啊,你要是有困难的话,跟你丁哥说么,我认识好多大客户的。实在不行你不用班,我也养得起你。”

看着方萌这一副愧疚的样子,丁总的胆子更大了,直接一把抓住方萌的小手揉搓道:“小萌啊,你要是有困难的话,跟你丁哥说么,我认识好多大客户的。实在不行你不用班,我也养得起你。”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

李小容01-23

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而丁总则在她身后恼羞成怒的嚷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个月你要是达不成业绩,给我滚蛋!”。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

刘心茹01-23

而丁总则在她身后恼羞成怒的嚷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个月你要是达不成业绩,给我滚蛋!”,而丁总则在她身后恼羞成怒的嚷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个月你要是达不成业绩,给我滚蛋!”。看着方萌这一副愧疚的样子,丁总的胆子更大了,直接一把抓住方萌的小手揉搓道:“小萌啊,你要是有困难的话,跟你丁哥说么,我认识好多大客户的。实在不行你不用班,我也养得起你。”。

蒋英英01-23

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方萌自知自己的业绩的确差了很多,于是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丁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一定会在实习期满的时候达成业绩。”。方萌自知自己的业绩的确差了很多,于是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丁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一定会在实习期满的时候达成业绩。”。

杨光铭01-23

而丁总则在她身后恼羞成怒的嚷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个月你要是达不成业绩,给我滚蛋!”,看着方萌这一副愧疚的样子,丁总的胆子更大了,直接一把抓住方萌的小手揉搓道:“小萌啊,你要是有困难的话,跟你丁哥说么,我认识好多大客户的。实在不行你不用班,我也养得起你。”。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

李宇01-23

而丁总则在她身后恼羞成怒的嚷道:“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个月你要是达不成业绩,给我滚蛋!”,看着方萌这一副愧疚的样子,丁总的胆子更大了,直接一把抓住方萌的小手揉搓道:“小萌啊,你要是有困难的话,跟你丁哥说么,我认识好多大客户的。实在不行你不用班,我也养得起你。”。见丁总的言行越来越过分,方萌脸色一变,用力将手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丁总,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帮忙。”说完,转身走。。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